2014年5月27日 星期二

DRAM這次是否真的變成寡佔市場?

經過多年整併,DRAM終於只剩下三家廠商Samsung、Hynix、Micron,理論上已經達到經濟學上所說的寡佔市場,但這麼多年,每當有DRAM廠商出局,產業界都期盼未來的競爭會理性一點,結果不然,每次景氣谷底DRAM價格照樣殺到現金成本(或變動成本)以下。這次終於剩下三家廠商,是否真的變成寡佔市場?

DRAM向來是循環型產業,循環型產業特性為(1)產能設備前置時間遠比可掌握的需求時間更遠,因此需求變化時產能無法動態調整,常常over-supply或shortage,(2)資本密集、CAPEX大、折舊佔成本比重高,因為總成本和變動成本的差距,廠商往往賠錢時還要繼續生產,以減少虧損,常助長over-supply更加嚴重,(3)產品價錢有上有下之循環,但科技型循環產業因受科技進步影響,長期循環往下,但成本趨勢也是往下,(4)產品差異化低,最極端的就是commodity(大宗商品),科技循環產業中,PC用的DRAM產品差異化最低,最像commodity,(5)不論廠商間的競爭力,即使絕對數字有差異,但營運方向相同-同步往上或往下。

一、 DRAM廠商從20家縮減成3家

20年來,DRAM廠商從15~20家,日系Oki、Toshiba、Fujitsu退出,NEC和Hitachi先整合為Elpida,再納入Mitsubishi,最後Elpida併入Micron,日本完全出局; 韓系LG併入Hyundai後現在是Hynix,Samsung一直存在; 歐系Siemens拆分Infineon又拆分Qimonda最後破產,歐洲完全出局,美系IBM退出、TI將DRAM事業賣給Acer成立TI-Acer(德碁)後退出DRAM,將工廠賣給TSMC,Micron一直存在;台系VIS(世界先進)退出DRAM轉作Logic IC、Promos(茂德)退出、Powerchip(力晶)只剩一點代工、Winbond(華邦)和Nanya Tech(南科)只剩利基型DRAM、Rexchip(瑞晶)和Inotera(華亞科技)併入Micron集團,台灣在主流DRAM也出局,只剩利基型DRAM foundry,DRAM廠商從20家以上終於整併到現在只剩下三家Samsung、Hynix和Micron。

2014年DRAM市佔率Samsung 38%, Hynix 29%,Micron 28%。就定義上已達寡佔市場。


Source: Gartner

DRAM需求成長受兩個因素帶動,早年PC units和DRAM content per box(受OS變革和價格彈性兩個因素影響)兩者同時快速成長,廠商大舉投資,但因有時間落差,產能跟不上需求成長,DRAM產業隨循環高低往往 “大賺小賠”,再來PC units穩定成長,OS對DRAM容量的需求也趨緩,content per box主要受價格彈性影響,供給面,其時台灣資本市場籌資容易,台廠大舉擴廠,製程進度也很快,產能增加快,此時DRAM產業循環變成 “大賺大賠”,高度波動性讓有許多產品線可選擇的IDM廠家紛紛退出DRAM事業,集中資源到其他產品線,到了2012年以前的這幾年,PC units不但市場成熟,還受到Tablet侵蝕開始衰退,加上Windows 7並不需要更多DRAM,content per box成長來到歷史最低的10~20% YoY,讓DRAM產業也陷入 “小賺大賠”,隨著先進製程越來越困難、開發成本越高,產業內的競爭差距也拉大,從 “齊賺齊賠”,變成同一時間有先進技術的廠商大賺,落後廠商卻賠錢的 “賺賠互見”的局面。

二、2013年開始產業結構改變

1. 2013年DRAM終端應用面是一項分水嶺,PC DRAM降到只佔總體DRAM需求的27%

2013年PC出貨量衰退9%,PC用DRAM(commodity DRAM)佔整體DRAM比重也首度從2010年的52%,跌到2013年的27%,2014年預期將跌到25%,但2013年Smartphone、Tablet、Server合計比重卻逐年增加到34%,今年更將高達41%。這也是2013年PC大衰退,但DRAM產業景氣卻從2013年初一路往上走的原因之一。

Smartphone用DRAM則從2010年的3%,提升到2013年的16%,2014年預期將達20%,Tablet用DRAM從2010年0.3%,提升到2013年4.6%,今年將達6.6%,Server用DRAM比重從2010年8%,提升到2013年的13%,今年將達14%。
Source: Gartner

2. 2013年Micron完成Elpida併購,DRAM最後重量級挑戰者走入歷史

早年台灣DRAM廠募資容易,大舉擴廠,當DRAM市況沒有那麼好賺時,又不像國際性IDM可以輕易退出DRAM事業轉進其他產品領域,只能死守DRAM繼續轉製程,製程技術也無法自立,只能靠外來技轉,當台廠實力變弱時無力擴張,Infneon/Qimonda也因trench技術在90nm以下競爭力更差,無法和stack技術競爭而變虛弱時,日本三家DRAM廠整併完成的Elpida,在坂本幸雄主事下,深信DRAM必須靠規模競爭、背水一戰,才能生存勝出,因此大舉在台、日兩地蓋晶圓廠,在財務資源不足以度過景氣寒冬下,終於被日元升值最後一根稻草打敗,退出市場,將公司賣給Micron。至此想要靠 “規模”、”投資”在Samsung、Hynix之下取得生存力的人全部出局,Micron本無積極擴充的策略,等了二十年,最後幾年當對手奄奄一息後,才將台日DRAM廠併購進來。

DRAM也是少數沒有中國廠商涉入的ICT上游產業,中國廠商常常伴隨政府補助、不計獲利追求市佔率等積極競爭行為,沒有中國廠商涉入的DRAM產業,至此變成三家廠商瓜分市場的穩定型態。

三 、如果DRAM寡佔形成後可能的變化

1. Samsung、Hynix、Micron三家廠商彼此之間實力相對接近,沒有一家可以被另一家的價格策略殺死,將促使價格競爭趨於理性。

以往DRAM廠商家數眾多,實力差距很大,財務狀況也差異很大,競爭力強的廠商,有時候會利用殺價競爭,以本身還能賺錢或小虧錢的價格,讓對手虧大錢,削弱對手財務能力和繼續投資的競爭力,甚至逼對手出場,但未來,Samsung、Hynix、Micron無論是製程技術差距、同時布局DRAM和NAND Flash、產能規模、市佔率都是有比以前各廠接近很多,財務能力也OK,應讓領導者體認到,已經無法靠價格競爭,削弱任何一家的競爭力了,更無法逼任何人出局,可能使得競價競爭趨於合理,應該不會再看到跌破現金成本的價格了。至於是否會跌破總成本? 也有一定的機率不會再出現。也就是說,DRAM產業的 "賺-賠" 景氣循環,有可能變成 "大賺-小賺 " 的循環。 

2. 供給商越來越少越集中,但採購客戶卻越來愈多越分散

當DRAM製造商縮減成三家時,DRAM採購方卻越來越分散,以前集中在PC/Server廠商,因為應用面擴大,分散成PC/Server廠、Smartphone廠、Game machine廠等不同的領域,讓議價力從DRAM採購方慢慢向DRAM製造商轉移。以往DRAM製造商的定價權,都是由市場供需決定,over-supply時廠商減產也很有限,但未來,如果寡佔市場形成,DRAM製造商之間有可能透過寡佔市場的認知和默契,自動減產維持供需平衡來控制價格。又因為DRAM製造商遠比採購商規模龐大、家數又少,以往HP等大PC/Server廠,在各DRAM製造廠之間遊走殺價的戲碼,可能翻轉為DRAM廠在各品牌客戶之間遊走抑價的戲碼,為何不說是 “抬價” 而說是 “抑價”(抑制跌價)? 因為DRAM製程還是不斷微縮,成本還在不斷下降(每年跌價30%、也cost down 30%),只要跌價幅度少一點,DRAM廠商靠著製程cost down,就可以賺取更高額利潤。

3. 更謹慎的長期投資CAPEX(資本支出)

DRAM長期競爭力來自於產能規模和先進製程的研發,因此廠商不會只考慮長期市場需求預測來作本身的產能規劃,還會因為競爭力的考量擴大投資規模,但未來,任何超過市場需求以外的產能和研發競賽,都將引起另外兩家廠商的互動或跟進,最後促使積極投資者,達不到原本的效果,這樣的互動競局發展,有可能促使DRAM廠商趨向於依照市場需求成長為最主要考量的理性投資行為。

四 、DRAM生態走向寡佔市場的證據已經出現

多年來,每次有人退出,產業界就期盼寡佔形成,但最後都證明還是競爭的很激烈,但這次有幾個證據值得注意。

1. 歷史證據 - HDD(硬碟機)廠商縮減到三家後開始產生寡佔利益

HDD和DRAM相似之處:
(1)都是price per bit長期大幅下跌的產品。
(2)都是技術進步帶來的產能提升超過需求成長的 "技術進步受害者"。
(3)都是從多家廠商進入三家寡佔,HDD比DRAM早一年形成。
(4)都是本身應用被新技術侵蝕,但又發展出另外的新應用,PC用HDD被Tablet和SSD侵蝕,但Server、Date center增加HDD用量。

HDD產業和DRAM產業不同之處,在於HDD產品跌價不會跌到虧錢,更不會像DRAM跌破現金成本。

1996年Seagate併購Conner,2000年Maxtor併購Quantum,2003年Hitachi併購IBM HDD事業部,2005年Seagate併購Maxtor,Western Digital併購Hitachi HDD事業部,2009年Toshiba併購Fujitsu HDD事業部,2011年Seagate併購Samsung HDD事業部,2012年以後,全球只剩下三家HDD公司,Seagate、Western Digital、Toshiba。

漸漸形成寡佔之後,HDD公司獲利有明顯改善,這樣的產業發展,讓人對DRAM產業形成寡佔的可能性,帶來正面發展的期望。

2. DRAM產業有史以來(至少作者有記憶以來),第一次開始每季報價,顯示買賣雙方都認同未來的價格波動性減少,這是寡佔讓價格波動降低的證據

DRAM現貨價一天報價兩次,而大宗的合約市場,以往都是一個月報兩次價,上旬和下旬各報一次,因為DRAM行情瞬息萬變,這樣才能公平交易,後來逐漸有一個月報一次價的交易出現,今年在DRAM製造商要求下,採購方漸漸同意,出現一季報價一次的新交易模式,在記憶中,或有史以來這是第一次。

絕大部分ICT零件都是一季報價一次,有特殊狀況的時候才是季中調整,DRAM有相當比例的交易量開始改為一季報價一次,等於和其他零件交易模式看齊,也就是說,DRAM製造商和品牌採購客戶,都慢慢認同DRAM未來的價格波動性,不會像以前那麼大。這也是DRAM產業進入寡佔市場的證據之一。

3. 最近幾個月,DRAM的價格波動,比NAND穩定

這也是以往很少的現象,以往NAND Flash是一個好生意,現在剩下的三家DRAM廠,這幾年都有受惠NAND生意帶來的業績穩定性,反觀沒有NAND產品線的Qimonda、Elpida等DRAM廠都掛了。Toshiba當初更是早早放棄DRAM集中資源到NAND,享受多年高額利潤,但最近一來NAND比較over supply,二來波動性也比較大,這也是一個DRAM開始有寡佔市場味道的證據。未來DRAM的價格波動性應該會比較穩定,至少先像Mobile DRAM看齊。

五 、結論

綜合以上討論,DRAM確實有進入寡佔市場的機會。如果進入寡佔市場,則可能的改變和影響為:

1. 未來DRAM價格可能不會再跌破現金成本(機率很大),甚至有機會不會跌破總成本(機率中等)。

2. DRAM廠商長期獲利展望會轉佳,從前幾年的每個循環“小賺大賠” 至少恢復到公平的 “大賺大賠”或”小賺小賠”,甚至也有機變成 “大賺小賺”循環。

3. 要100%確定DRAM是否真的變成寡佔市場? 還需要經過一次真正的downturn cycle谷底測試(4Q13~1Q14這次因為Hynix火災造成的假高峰和假谷底不算),如果下次次谷底DRAM廠商真的沒有賠錢,就表示二十年的產業結構真的已有重大改變,寡佔成型。

2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親愛的Richard先生,方便跟您聯繫嗎?我們有一個專門討論產業趨勢的論壇聯誼會,不知可否請您參加?聯繫email:ythomas709@gmail.com

awhaten 提到...

十分的好文~~~對於DRAM看法與你相同,我是在2012年底進場布局DRAM的,握到現在,到這個時間點,已經證明你的結論是正確的,第三季的谷底已經過了,合約價還是維持漲勢。

現在的情況應該是NB代工、Server代工過度集中在台灣企業,並且分散在廣達、仁寶、和碩、英業達、緯創、藍天等廠上,雖然聯想也有將近一半的自製NB能力,不過也是與台廠合資的公司,這些代工廠與三星、海力士、美光這三家國際大廠對比,反而變成相對小很多,喪失議價能力是正常的,明年標準型DRAM步入DDR4,目前Server應用已經達到2.5成,明年將有機會達到8成以上,PC端的部分就看Intel推出廉價支援DDR4 CPU的速度,目前的CPU價格太高只能用在電競PC上,不過要看到跌價勢必得先看到成本下降。

明年在物聯網、穿戴式、智慧型商品(Vessyl)等多樣的應用出現後,利基型記憶體市場將會發展的比標準型DRAM更快速。

Nand Flash在三星推出3D Nand Flash後,降價的速度會加快,直到SSD完全取代HDD在市場,而HDD將會消失。畢竟除了光碟機,HDD是最後一個在電腦內還留

張貼留言